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妖女放过我 > 二百五十一.不拜仙

二百五十一.不拜仙

林中万籁俱静,却不显得寂寥,反而在这错落的竹影之下更觉几分清幽。

        林不玄是猜得到眼前这位依旧屈膝倚坐抱着琴的女子便是方才几欲要自己命的那枚投影的正主。

        这种情形放玄幻小说里那就是很经典的打了小的来大的,打了大的来老的套路。

        其实这么说也不太贴切,毕竟林不玄是连那位“小的”动都没动一下,人家那位“大的”就觉得他是个祸害气势汹汹跑下来要打,关键是下场了还没打过…

        如今虽不见这林中剑拔弩张,但…谁也不知道眼前这位弹琴的是不是感觉丢了面来寻仇的,林不玄只能下意识将怀里缩成团呼呼打盹的小狐狸再抱紧点儿。

        他其实还真蛮无话可说的,自己明明是出来见见世面的,顺便玩玩扮猪吃老虎那种令人愉悦的老套剧情的,这问仙求道都没算在自己应走的路上…

        就是要寻仙,那也得是什么山门祖上遇个仙风道骨的老道…最好是仙气飘飘的仙子然后大家一道坐下喝杯茶下下棋侃侃而谈的吧?

        哪是如今这样,上来喊着要自己命的不是什么照心境练气境的纨绔子弟,而是一介早已超脱人间之外的真仙?

        况且她还小气到连自己随口抹黑说的话都能记下来顺便呛一嘴的…

        林不玄低头看,怀里的小狐妖看上去睡得正香,她伸手挠了挠自己压着的那只狐耳,扇了扇狐尾,呼吸匀称。

        林不玄将两根手指悬在轻鸾尾巴一寸不到,他目光如炬,随时准备揪毛救命。

        那位仙子终于伸手撩起遮掩的门帘,露出半扇容颜,她眸光转向林不玄,另一只手伸了伸,坦然道:“把剑还来。”

        剑,林不玄是不想还的,轻鸾说这两柄剑放一起了有门道,先前是不知道怎么去要,如今人家送上门来,剑柄还没握热,哪有还回去的道理?

        况且…还不是本人,谁晓得是不是来上门骗剑的?

        可念至人家也没有上来就玩杀人夺宝那一块,必然是有转机,或者是人家压根就没看上自己手里这剑,只不过是为了寻个说法,林不玄便是道:

        “这柄剑是柳姑娘赠予我的,怎么是仙子的剑?你说是师妹便是师妹?要还我也只还柳姑娘的。”

        门帘后的女子神色未变,只是眸光稍稍扫了林不玄一眼,便哼声道:“你当本宫要骗你的剑?要本宫给你看看无道仙宫的令牌是么?区区一柄法qi,我无道仙宫多的是,还需本宫专程下来找你要?”

        “那你不找我要就不找我要呗…我们两清喽…”林不玄摊手。

        “你…此剑是我师妹的,已用长久,今日本宫一定要拿到!”

        “你…是不是…输不起?”林不玄死猪不怕开水tang,反正要么怀里师尊给挡箭牌要么人家琴动人散架,那还不如耍无赖。

        “谁输不起?本宫本来就不主修剑术,更遑论那还只是掺杂了一丝本仙宫所寻之道的幻像,连个刻意的分身都算不上,谁又晓得仙界都凤毛麟角的剑心这么一片弹丸之地有两个?”

        那女子稍有些忿忿不平,其实还是有狡辩的嫌疑,奈何她恢复成双腿盘坐的姿势,连手指都压在琴弦上了,林不玄也只能收声。

        这位仙子的袖口垂在琴弦上,似是在思索些什么,只是看着林不玄,良久无言,林中又是沉默。

        细微的雪风拂过,竹叶飘零,那双玉手下意识拨撩一下琴弦,这位抱着琴的仙子才是断了沉yin,问:

        “那你还不还剑?”

        “不还。”林不玄倒是果断。

        “好。”

【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