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成了禁欲男主的xie欲对象 > 25未婚妻的冷淡(3k5字)

25未婚妻的冷淡(3k5字)

25未婚妻的冷淡

        黑色手机以某种强迫症的方式,和桌沿完全平行地躺在桌面上,正对着沈诏。

        矢车菊蓝的宝石袖扣散开,矜雅的白衬衣整齐卷起,他手肘倚着桌面静静坐着,面色有些晦暗。

        他的五感min锐,听力也很好,很容易能觉察出一墙之隔的楼上过于安静了。

        不像昨晚,他可以听到许愿拖鞋趿拉、放在桌面的水乳不慎失手掉到地上的声音,以及淋浴间里哗啦的水声。

        她很显然没有在自己房间里。

        沈诏低头摸了摸着手边一方雕刻cu糙的石膏小像,企图消化那阵搅得他心情难宁的情绪。

        他欲分辨那情绪,却蒙了一层阴翳难以辨别。

        小未婚妻今天没有理他。

        他没有和人建立过这样的亲密关系,也知道这是不正常的。

        一个念叨着喜欢他、要和他同寝的姑娘,在真的跟喜欢之人发生了那样的关系之后,会一整天都想不起来给他发条消息吗?

        不但不理他,她甚至还想

        沈诏手指颤了颤,终于忍不住hua开被他置顶的那个名字,敲了几个字,发送。

        他的小未婚妻年纪小,他想同她长久,主动点无妨。

        半个小时后。

        宋嘉禾有些奇怪地站在客房门口,双手交叠在身前,躬身听着沈诏对她发问:许愿不在家吗?

        小姐早上就出门了,她没有告诉您吗?

        沈诏食指曲了曲,她有说去哪了吗?一天都不回来?

        小姐偶尔会自己一个人出门,不让我们跟着。可能是和她的朋友们在城西路聚会。

        宋嘉禾估摸沈诏不住在吴阳,也许不清楚那是什么地方,想着这是小姐的未婚夫,终究不好隐瞒。

        不过沈少爷似乎比从前对小姐上心许多也许这是机会。

        她一般什么时候回来?

        宋嘉禾的思绪飘回,很快答道:一般不会太早,但小姐说了今天会早些回来。

        沈诏点点头,好,谢谢。

        宋嘉禾带上门出去了。

        沈诏垂眼摩挲着冰凉光hua的石膏像,城西路他似乎隐约听住在吴阳的酒肉朋友说起过。

        -

        时至夜晚。

        酒吧里红灯四she,觥筹交错,歌舞震耳欲聋,许愿跟着柏文在人群中穿行,顺手接过酒保递来的一只点缀着樱桃的橘黄色酒饮。

        她换了条临时买来的黑色绸裙,不是太保守的款式,露着大片后背和手臂,刚好是沈诏没有留下印记的地方。

        这是原主常来的地方,在这种地方裹得太严实,未免会让人觉得怪异。

        但许愿其实是第一次来这里。

        虽然面上装作对一切都司空见惯,她心中实则装满了好奇,借着仰头饮酒,悄悄转着一对眸子观望全场。

        众人围在舞池边开着香槟,气氛火热,见她豪饮,无不大笑着起哄:大小姐好酒量。

        杜松子的香气在嘴里漫开,调制酒入口甘甜清爽,许愿喝得十分痛快,眼尾舒展,放下杯子才发觉到后劲辛辣。

        她满面绯色地用手背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有点不好意思地当着众人微微笑道:很好喝。

        吴阳称得上门第的家族小辈,好交游宴乐的纨绔子弟们此时都聚在这里,自发地围着许愿成了一个包围圈,纷纷看呆了。

        少女被人群环绕着,缠花丝带坠在烟栗色的发丝里贴在白皙的后背,雪面桃腮,一点笑唇使她少了点

【1】【2】【3】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