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青柠威士忌(1V1 伪骨科) > 没有生气(1)

没有生气(1)

没有生气(1)

        这样的生气和带来的后果,杜虞经历过一次简直就不愿意再多想,因此赶紧先卖着乖,希望傅祈弦能不要这么生气。

        傅祈弦的个头比她高了太多,现在两个人坐着,傅祈弦看她便成了居高临下。

        听见她这样问,正卷着衣袖的男人侧头睨了她一眼,挑着眉头看着她:小霸王还会怕吗。

        长大了,也不用哥哥管。我想要帮,也成了束缚了,不是?

        杜虞听见这样锋芒的话,心里一紧,也知道自己故意的欺瞒,即使不算是原则上的大事情,到底也会让家里人感到难过。

        她急忙飞快组织着语言去解释自己没有和他们说回国的缘由,平日里伶牙俐齿都不见了,只能磕磕巴巴的:我想着,这个时候爸妈不是说在外省谈事情吗・・・那我要是突然和你们说我回来了,你们肯定又不放心,要分出精力来照顾我。也没多大件事儿嘛,我就不想让你们那么费心了・・・

        傅祈弦单手撑着额头将手肘支在窗沿上,沉默不言地望着她。

        杜虞试探地抬起眼睛,便撞进他漆黑一片的瞳孔里,那里面清晰地倒映着一个小小的她。

        常年身居高位和在处在错综复杂的家族关系里沉淀出来的气场压迫而nong郁,在他淡着表情不说话的时候,周身散发着无形严肃又漠然的凉薄。

        仿佛一切伪装都会在他眼底无所遁形。

        往日里傅祈弦宠着她,无论是什么样的情况眼里都总是会有浅淡的温柔,眉眼总会柔和下来,一双桃花眼挑着眼尾,都是笑意。

        是独属于她的那一份柔和的情感。

        但是现在,似乎是被气狠了,男人的眼里情绪只是一片平静。

        漆黑下压抑的情绪并不容易被感知,杜虞在这样的视线里很快就软了骨头,也不敢继续顾左右而言他:我想着,最近你很忙嘛・・・爸妈又出差,肯定是要你来照顾我。机票我也是前两周决定要和圆圆一起回来才临时买的,所以就没有和你们说。

        傅祈弦微微颔首,声音很淡地嗯了一声,又问。

        还有么。

        没,没有了・・・杜虞的声音渐渐小下去,对不起嘛・・・那,哥哥你也知道我一向都,不怎么靠谱・・・也就是突然决定要提早回来,那我也不想打乱家里的计划呀。

        傅祈弦敛眸,不知在思考着什么。

        我没有生气。他左手搭在方向盘上,食指轻轻敲着,温声说。

        只是杜虞依旧抓着他的手臂像是不相信他的话,傅祈弦只好低头看着她。

        从他的角度看下去,五官长得愈发明艳娇媚的小姑娘正仰着头看他,睁着一双清泠泠里都是求饶神色的眼睛,微微倾身过驾驶座,葱白的指尖绞住他大臂处的衬衣布料。

        傅祈弦收回视线把空调板往上打,免得吹着凉了她:回去坐好。

        杜虞小声地应了,乖乖坐回自己的座位上。

        半晌,他像是妥协,缓缓开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